7.0

2022-08-30发布:

碧道途仙 (01~02)

精彩内容:

 第一章  從天而

  少女躺在林中的一塊空地中,雙腿亂蹬,不停的掙紮著。此時她的身上正壓
著一個身著紅衣的男子,在旁邊還站著兩個身著淺紅色服飾的男人看著紅衣男子
不停的撕扯著少女的衣服。

  其中一個淺紅色衣服的男人看著少女不斷的掙紮,一抹抹雪白開始暴露在外,
不由的咽了口唾沫道「大,大師兄,這小妞殺了我們這幺多人,這次總算抓住她
了,師兄你享用完,嘿嘿,也給師弟們一個報仇的機會吧」

  「你小子,知道你忍不住了,等我拔得頭籌,肯定會分師弟們一杯羹,現在
你們可以拿這小妞的其他部位泄泄火啊」這正趴在少女身上不斷撕扯的紅衣男子
淫笑一聲道。

  「那,師弟們就不客氣了」

  「別,別過來,你們這些魔道敗類,等我師門來人,定要你們不得好死」聽
到男人們的對話,少女叫喊著用著毫無威脅力的話語使她顯得更加的無助,少女
掙紮的更加厲害了,不過少女一身修爲被制,掙紮只會讓男人獸性大發。

  「別說這些廢話了,等你師門的人到來,我們早就享用完你,把你帶回血魔
宗給我的師弟們爽了」

  此時少女白嫩的胸脯開始暴露出來,兩個顫巍巍的白兔在空氣中隨著身體的
掙紮不斷的抖動,雪峰上的紅嫩勾引挑逗著男人的神經,紅衣男子伸出手一把抓
住其中一個大力揉捏著。

  「啊」少女發出一聲痛呼,還從未有人觸碰過得雙乳卻被人這樣大力玩弄,
惹得少女陣陣慘叫。

  此時旁邊淺色衣飾的兩個男人已經脫去自身衣物一人一邊抓住了少女的雙手,
將少女的雙手放到了自己挺立而起的陽具上。

  「呀,你們,好噁心」少女看到自己的手觸碰到男人醜陋的陽具,不由得大
聲驚呼,強烈的男性體味刺激著少女純潔的鼻子。

  少女雙手突然用力,想用力抓斷男人的陽具,卻忘記自己已是毫無修爲,力
氣也就和凡人女子一般,又如何抓的壞築基期修士的肉體。

  只惹的男人更加刺激的快感,此時左右兩個男人又一人一個含住了雪白雙峰
的頂端,不停的用舌頭挑逗那兩顆粉嫩的小草莓。

  而他們的大師兄早已將少女的亵褲褪下,將頭埋在少女身下,正品嘗著少女
禁地的滋味。

  「啊,好難受,師兄師姐,快來救救我吧」隨著叁人的肆意玩弄,少女開始
不由自主的發出一聲聲嬌柔又可愛的聲音,可這越發刺激了化爲禽獸的血魔宗叁
人。從未經曆過這些的少女開始隨著本能發出一聲聲嬌喘。

  「什,什幺東西」少女突然感覺到身下蜜穴中突然多了什幺東西。

  「讓我來看看,若水宮的仙子們的淫穴是怎幺樣的,是不是和那些凡人女子
一般啊」原來這血魔宗大師兄突然將手指擠進少女純白無毛的嫩穴中去。

  「哈哈哈,不愧是仙子,看樣子比凡人女子的淫穴緊好多」

  「不,不要在用力擠啊,好疼,唔,你快殺了我吧」

  「殺了你?我才不捨得呢,等老子玩完你,還有老子的師弟們等著玩你呢」
血魔宗大師兄突然一用力將手指狠狠往裏一推,頂在了少女純潔的象徵上。「這
可是作爲你殺我們師弟懲罰」

  「啊,不要在往裏了,對不起,對不起,啊」少女柔嫩的處女穴何時遭受過
如此粗暴的對待,巨大的疼痛頓時讓少女暈了過去。

  「哼,這幺就暈了,算了,你們兩個將這小妞扶起來我要給她開苞了」

  兩個師弟露出早已被舔弄的硬起的乳頭,一人一邊將少女雪白修長的雙腿擡
起,將少女禁地完完全全的暴露在叁人的眼中。

  看著少女已經完全濕潤的嫩穴,大師兄摸了一手的淫水「真是美妙又淫蕩的
白虎淫穴啊,馬上讓你體會到做女人的快感」

  大師兄將早已硬的發疼的巨大陽根抵在了少女毫不設防的嫩穴上,只要一用
力,少女就會蛻變成一個正真的女人。

  少女嘤的一聲醒轉過來,看到自己此時羞人的樣子,和面前猙獰醜陋的巨大
陽根,立刻掙紮了起來。

  「不要啊,求求你們了,放了我吧」只有十六歲的她何時被這樣對待過,頓
時奔潰了,只剩下大聲哭喊,求饒「我錯了,放過我,嗚嗚嗚」

  「沒用,到手的鴨子,怎幺能讓她跑了,乖乖認命吧」大師兄扶著陽根在少
女的嫩穴上滑動,畢竟少女穴太緊了,爲了一插到底,先讓少女的淫水抹在陽根
上。

  感受到小穴上的火熱,少女仿佛認命了,不在喊叫,只是在不停的哭泣「誰
能來救救我啊,好可怕,快來救救我,我快要死了」

  「好了,我要上了,哈哈」大師兄將陽具穩穩的對準了少女的嫩穴。

  突然,天空傳來一陣陣雷鳴轟動聲,大師兄擡頭望去,只見天空不知何時已
經化爲一片雷海!紫色的雷霆在空中閃耀著。空氣中彌漫著令人心悸的感覺。

  萬裏之外,正道第一宗,太一宗後山一個小屋中,一個老者走了出來,看見
天上的紫色雷霆大驚失色,被天空中無上威亞壓的匍匐在地。「這是何人渡劫,
竟有如此之多的雷霆降臨!」

  仙界,天庭,仙帝和在場仙官們同樣匍匐的看著仙界和凡界兩界天空中的紫
霄神雷海「這,這是紫霄神雷!只有大羅金仙在渡劫時才會出來的紫霄神雷!就
算是大羅金仙渡劫最多同時也才九道九霄神雷,現在這是有多少道九霄神雷才能
化爲一片雷海啊?」

  天帝所不知道的是,不只是仙凡兩界,連魔界,妖界也同樣如此!

  一時間萬界介紫!

  凡間,趴在地上的血魔宗叁人突然看到天空的雷海中出現一個人影,人影快
速變大,叁人還未反應過來,那個人影就以已重重的砸落在地。叁人盯睛一看,
發現竟然是一個赤身裸體的青年男人。

  裸體男人費力爬起,擡頭凝望天空,手一揮,漫天雷海頓時消失不見了。

  這時從天而降的男人看到同樣叁個裸體男人正圍著一個裸體少女,眉頭一皺,
發出一聲冷哼,「該殺」手一揮,血魔宗叁人還未從眼前的這一幕反應過來便立
刻爆成一團血霧,消失在空氣之中。

  男人此時好像也用盡了力氣,倒在地上昏睡了過去。只剩下被眼前一幕驚呆
了的少女。

  此時的天空也已恢複成原樣,好像那漫天的雷海從未出現過一般。

  少女感覺到自己慢慢的恢複了修爲,從地上掉落的原本屬于她的儲物戒中取
出了衣物穿上。看見剛剛救了她的男人同樣赤身裸體,精緻的小臉一紅,又取出
件自己的衣物,包裹在男人身上。

  做完這一切,少女手中一捏法決,一把飛劍竄出,抱起男人踩在飛劍上,像
若水宗飛去。


              第二章  先天之氣

  若水宗,麗水峰一處小閣中,釋零慢慢睜開雙眼。

  「這裏是?」釋零坐起身打量著四周。淡淡的檀木香充斥在身旁,镂空的雕
花窗桕中射入斑斑點點細碎的陽光,細細打量一番,身下是一張柔軟的木床,精
致的雕花裝飾的是不凡,身上是一床錦被,側過身,一房女子的閨房映入眼簾,
古琴立在角落,銅鏡置在木制的梳粧檯上,滿屋子都是那幺清新閑適。

  這時門被推開了,白皙透紅的一雙小手出現在眼前。隨後走進來一位少女十
八九歲年紀,一張圓圓的鵝蛋臉,眼珠子黑漆漆的,兩頰暈紅,周身透著一股青
春活潑的氣息,臉色晶瑩,膚色如雪,鵝蛋臉兒上有一個小小酒窩,微現腼腆,
甚是清秀絕麗,高挑的身上穿著翠綠色的連衣長裙,淺淺地露著如雪似酥的胸脯,
裙擺只遮住膝,腰間同色腰帶將腰兒束得纖纖一握,更襯得胸脯豐挺,好一個仙
家女子!

  「你醒了?」少女看見坐起身的釋零道「這身衣服還合適嗎」

  這時釋零發現自己不再是印象中的赤身裸體,而是穿著一件淡青色圓領袍。

  「是你爲本座換上的嗎?」釋零皺了皺眉淡淡道。

  少女俏臉一紅,也沒注意到釋零的自稱「嗯,我看你,那個,沒穿衣服,就
……」

  換衣服這種事也只能她自己親自動手,總不好讓別人看到自己抱著一個赤身
裸體的男人回宗門。就連回來時她也還是從後山小路上來的。

  少女從小在宗門內長大,一向冰清玉潔,在前些日子發生的事情之前,還從
未觸碰過男人的身子。現在卻能主動幫釋零穿衣,也真是難爲她了。這幾日自己
的床都讓給了釋零,自己都是在師姐地方暫住的,都快引起師姐的懷疑了,好在
釋零終于醒了。

  釋零看著少女沈默不語,氣氛一下子凝固起來。

  少女看著以前的男人目不轉睛的看著自己,臉上飛起一片紅暈,煞是可愛,
終于忍不住羞意,開口道「我叫李馨竹,你,你叫什幺?」

  釋零看著少女,沈默片刻,歎了口氣道「太長時間了,本座都快忘記自己的
名字了。」

  「記著,本座,釋零」

  釋零話音剛落,天地萬界之間,仿佛冥冥中多了些什幺。

  「釋零」李馨竹輕聲自語。

  想著幾日前釋零從天而降,卻毫髮無損,揮手間又輕易殺死了叁個築基期修
士,在結合釋零自稱本座,李馨竹立刻想到,釋零定是個不比師門前輩弱的修道
大能。

  想到這李馨竹帶著幾分尊敬的語氣嬌聲道「釋零前輩,晚輩乃若水宗弟子,
前輩您現在就在處在我們若水宗麗水峰中,前輩您有什幺吩咐儘管告訴晚輩。」

  「小妮子,你救了本座,本座可以送你一場造化」釋零開口道。

  李馨竹想起前幾日的事情,小臉一皺,心有余悸,想到是面前的男人救了自
己,心一定道「多謝前輩,不過不用了,還是前輩你先救我的,我怎好在圖回報」

  「也罷,不過本座還需要在此住些時……」釋零的話未說完便被李馨竹打斷
了。

  「前輩救了晚輩,在此想住多久都可以」李馨竹急忙道。

  「那好,本座也不白住,你將身子靠過來」釋零沈思片刻對著李馨竹道。

  靠過去幹什幺?難道前輩想?李馨竹聞聲頓時一陣心慌,不知是害怕還是害
羞,又或者是其他什幺。

  不過,李馨竹還是老老實實的走到了釋零的面前,頓時一股獨特的氣息沖進
少女的鼻子,這股氣息散發著淡淡的清香,像是大自然中花草樹木的自然氣息,
又像是天地靈果的誘人氣味。少女被這股氣息沖擊的有點情不自禁,小眼睛微眯,
小巧可愛的瓊鼻聳了聳,精緻的小臉又往前靠了靠。

  釋零看著近在咫尺的俏臉,頓時聞到一股少女獨有的淡淡的體香,心中也有
一絲觸動。

  「好了」釋零忍住心中的觸動,道。

  聲音一下子驚醒了還沈醉在釋零天道之體的氣息中的少女。

  「呀!」少女真開眼睛,突然看到眼前不足十公分的男人的臉龐,發出一聲
可愛的驚呼。隨即小臉頓時發紅的快滴出水來了。一動不敢動的站在那。

  這時釋零突然伸出手,摸在了少女紅的發燙的小臉上。看著這張精緻可愛的
小臉,感受到李馨竹小臉上的溫度,釋零的手不由自主的輕輕顫抖了一下。

  而少女則更加不堪了,心中更是猶如有小鹿亂撞般,如,如果他想要我,我,
我該不該反抗呢?可我和前輩才認識多久啊?太,太快了吧。李馨竹心中已經開
始胡思亂想起來。

  而釋零卻已經開始通過雙手將自己的先天之氣灌輸進少女的體內。

  正當李馨竹不知在想著什幺的時候,釋零的雙手開始下滑。撫過白皙的脖頸,
停留在了少女高聳的酥胸上。

  惹得少女又是一聲驚呼,這,這,少女將頭深深低下,發覺這雙手僅僅只是
覆蓋在自己胸脯上面,松了一口氣。不過很快,李馨竹這口氣又提上去了。原來
這手竟然從裙領中伸了進去!柔嫩挺拔的雙乳上一陣清涼,溫潤。這是前輩的手,
前輩的手好細膩。該死,我在想什幺呢?怎,怎幺辦?我該不該阻止前輩?爲什
幺感覺好舒服,釋零前輩的手在往我的身體裏輸送這什幺,像是法力,又好像不
是?不過真的好舒服,臉龐,到現在的胸,胸脯。啊,我快要沈醉在裏面了。

  隨著釋零先天之氣的輸送,李馨竹開始發出一陣陣可愛的嬌喘。

  少女聽到自己發出的羞人的聲音,更是羞愧難當,一雙小手不知道該擺在何
處,身體更是一陣發軟,終于堅持不住,軟倒在釋零的懷裏,雙手不由自主的環
抱主釋零,眼角劃過一道淚珠,又將頭深深的埋在男人的懷裏,發出一陣陣似嗚
咽,又似嬌喘的聲音。

  這時釋零的手,又開始往下移動,在少女溫軟的腹部停留片刻,然後繼續移
動到少女挺翹的臀部,隨著釋零雙手的移動,少女的身子更是微微的顫動著,強
烈的感覺刺激著少女的心靈。一雙小手將釋零抱的更緊了。

  最後,這雙手劃過優美渾圓的修長玉腿,最終在少女小巧可愛,珠圓玉潤的
纖纖玉足上。

  釋零的手細細撫摸著柔嫩無骨般的小腳,每一根晶瑩剔透的玉趾都撫摸了一
遍。

  少女的小腳最是少女敏感的幾個部位之一,哪能這樣讓人細細把玩,玉足上
傳來的強烈觸感讓少女更是羞意難當,下身蜜穀早已濕透,終是忍不住驚呼一聲,
蜜水噴湧而出,打濕了釋零的長袍。少女也同時難忍羞愧,竟是暈了過去!

  釋零終于將少女從頭到腳用先天之氣重塑了一遍,現在的李馨竹已是這世上
億萬中難處一個的先天道體!受天道庇佑,不論修煉何種功法介是一日千裏,少
女此時還不知道,自己受了天大的造化。

  將少女抱起,輕輕的放在床上,釋零就在床邊原地盤膝坐下。感受到自己的
一顆心髒同樣是撲通撲通跳的飛快,釋零灑然一笑「想不到如今本座竟會對女子
動心了,被該死的天道束縛久了,連人情感都快沒了,此事也算是好事了,不過
其他的,隨緣吧」

  說罷,釋零閉目,仿佛沈睡過去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