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

2022-08-30发布:

师娘宁中则 第2~3章

精彩内容:

    他的手移開,我爲什幺要湊上去呢?

    令狐沖的右手從酥胸,滑倒了柳腰,他輕輕的抱著甯中則,另一只手則拉著衣襟,輕快的去除了長衫。

    長衫一去,就是剩下水紅的短褂了。這短褂是女子除了肚兜兒之外,最緊身的衣服。甯中則的這個短褂更像是一個比甲,它緊急的貼著師娘的身子,托起那高聳的ru房,勾出那平坦無余的小腹,這短褂的扣子就緊密的,正好處在身子的中央,|乳|溝的正上方。

    令狐沖的大手再次撫在了甯中則的肩膀上,這次這雙大手並不是順著香肩,從兩邊向中間挺進,而是順著香肩而下。入手是白花花的一片肌膚,猶如盈盈臥雪一般,柔軟卻不松弛,細膩有富含彈性。手指輕輕一按,就是一個淺淺的小|穴,揮手而下,那小窩兒立刻又恢複了原裝。

    令狐沖的手,五個指頭大開著,順著雪肩,慢慢的滑移了下來,豐膩的肌膚漸漸升高,終于碰到了比甲的邊緣。令狐沖似乎長出了一口氣。

    甯中則半個屁股欠著,斜靠這一棵大樹,而令狐沖則在她正前面離她很近。這重重的一口氣,一下子就噴在了甯中則的身上,癢癢的、暖暖的。令狐沖長出了一口氣,甯中則的身子卻仍然繃得緊緊的,因爲,令狐沖沒有正確的找到畢竟,他現在找到的,卻是肚兜兒。

    甯中則張開嘴,正准備提醒:“沖兒……”

    捏著肚兜的邊沿,令狐沖做了一個常人最長做的動作,大拇指在外,其余四指在內,緊緊抓著肚兜兒的邊兒。這肚兜兒下面就是雪峰了。令狐沖的四指順勢而上,一下子就緊緊的貼著了酥胸,巧無可巧的是,他的食指和中指,爬得最高,這二指禅一下子就夾著了那有些腫脹而高翹的|乳|珠。

    “哦……”

    甯中則呻吟了一聲,如果先前的呻吟,是滿是痛苦,那些現在這一聲,在痛苦的背景下,更多的卻是一種歡愉,那是包涵著羞澀和背德的歡愉。

    令狐沖在捏著|乳|珠的那一霎那,他似乎有點發蒙,竟然下意識的兩指一撮,輕輕的玩弄了一下。|乳|尖就仿佛被電擊了一般,一下子漲了起來。

    “啊……”

    甯中則又呻吟了一下,妙目落在了令狐沖的身上。

    令狐沖似乎感覺到了一樣,雙手猶如觸電一般立刻縮了回來,他急急的說道:“師娘,我……我不是故意,摸……摸你的|乳|珠的?”

    “你還說!”

    甯中則嗲道。妩媚而又風情萬種的聲音一出口,兩人都是一愣,甯中則愣中帶臊:我是怎幺了,我怎幺用這種小女人的口氣,對他說話啊,就連對師兄,我也從來沒有這幺說過啊?說了也就說了,更難爲情的是,天啊,他可是我的女婿啊!

    異樣的氣氛,在兩人之間蔓延。令狐沖的那雙大手,五指微張著,沖著甯中則的挺拔酥胸遲遲不敢下手。他蒙著眼睛,自然不知道這個是多幺的暧昧,可甯中則卻是羞紅了臉,心如鹿撞。

    “我……我開始了。”

    令狐沖說道。說著,作勢就要按下去。

    “別……”

    甯中則叫道,她想也不想就說道:“我說方位,你再……你再動手吧。”

    令狐沖點點頭,說道:“好啊。”

    這聲音又幹又澀,讓兩人嚇了一跳。特別是甯中則,她已經是過來人了,她當然知道男人爲什幺會發出這種聲音,她的心仿佛被人托著一樣,一會兒,托到了光明的巅峰:原來,我還沒有老,自己還是有魅力的;一會兒又跌倒罪惡的深淵,天啊,這……我這是不是在挑逗男人啊?是不是在挑逗自己的徒弟和女婿啊,她渾身有些發軟了。

    “往下……往下再移一點,對,對,往下再移一點,好了,可以了。”

    甯中則指揮著令狐沖的手,讓它有驚無險的在自己的小腹上面著陸。

    按在小腹上的大手,快速的移動了起來。令狐沖順著水紅的比甲很快就找到了衣扣所在的地方。可古時的衣扣和現在不同,這種布條做成的紐扣,必須做一個松散的環境下才能順利的解開。最好的辦法是是從兩頭解開,從中間就麻煩的多。

    令狐沖忙碌了一陣,一個也沒有解開。甯中則歎了口氣,說道:“你上來吧……”

    “啊……”

    令狐沖心裏一蕩,屁股一欠,不過他馬上明來了,這個“你上來吧”不是嶽靈珊她們那個“你上來吧”的意思,不是讓自己提槍上馬,而是讓自己的手向上去,從胸口處開始解衣扣。他雙手一抖,連忙撫在甯中則的柳腰上,爲了避免出錯,他雙手撐開,形成碗狀,一下子就攀上了ru房。ru房在比甲的襯托之下,充滿了質感。它是豐腴的,雪梨一般的形狀,正好讓令狐沖的大手握了結結實實;它是挺拔的,掌心中有兩個凸翹的頂點,在大手的移動中,在掌心優雅的劃過。

    “不要……別……疼。”

    甯中則不知道該怎幺表達自己心裏的感受,指責令狐沖,可自己心裏偏偏有些喜歡,不管不問,這事情也不知道何時是個頭啊。她只能把話題巧妙的轉移了。

    令狐沖醒悟了過來,要趕緊治傷才對,他說道:“師娘,對不住,治傷要緊。”

    說著他直接就在酥胸上,解起衣扣來了,這比甲是緊身的,這幺一來,大手就在酥胸上不斷摸啊、揉啊。甯中則瞟了一眼令狐沖,好在,他看不見。要不然,今天恐怕……

    比甲終于借來了,剩下的肚兜兒也容易也脫掉了。甯中則的上身徹底的赤裸了下來。她的臉紅豔欲滴。令狐沖從自己懷裏,拿出儀琳送給他的療傷聖藥“天香斷續膏”他說道:“師娘,這是恒山派的天香斷續膏,我給你塗在傷口上吧。”

    “好……你的手……往前一點,再左一點,對,放下去吧……啊……”

    “在裏面,不是哪裏……是下面……不是下面,是,是|乳|溝裏面!”

    “咕噜”令狐沖咽了口口水。

    “別……別動……不是……那裏……癢……你動一動,啊……好了,可以了。”

    “恩……”

    甯中則呻吟道。

    “不對,再下一點,右|乳|的根上。”

    “咕噜”令狐沖又咽了口口水。

    甯中則指引著令狐沖在自己胸口輕輕的擦著藥。這傷口不深,可是挺長的,從左|乳|上半球開始,劃過|乳|溝,一直到小腹的上沿。令狐沖左手叁個指頭握著甯中則的右|乳|,保持著方向感,還有兩個指頭則夾著天香斷續膏的藥瓶子,右手沾著傷藥,在甯中則的提醒下,輕輕從左|乳|開始塗抹了起來,這個時候,甯中則受傷了,就算令狐沖色膽包天,他也不敢運起情意綿綿手,刺激自己的師娘。只是老老實實的按著,甯中則的提醒,一步一步的做下去。

    令狐沖沒有就地正法的意思,可是甯中則卻心裏蕩漾了起來,兩人距離極低,現在又是塗藥的關鍵時刻,令狐沖忍不住傾斜著身子,看起來異常的認真。可隨著呼吸,那團團熱氣,一下子一下子的碰在裸露的酥峰上,哪裏不僅癢癢的。再加上,令狐沖左右兩手,猶如握著船舵一樣,握著甯中則的酥胸,在一緊一松的,讓酥胸上漸漸漲大了起來。對甯中則影響更深的則是心裏的變化,雖然令狐沖是在給自己塗抹藥膏,可這動作確實在自己的指引下一一完成的,又是摸左|乳|,又是摸右|乳|的,又是|乳|溝伸出,猶如|乳|暈發癢……這一下下的進行著,甯中則已經不再是羞愧了,竟然有一陣陣的背德愉快,這……這是塗藥嗎?不是,這是自己再指引著陌生的男子,玩自己的雙|乳|,而且這男子還是自己的女婿。她,羞——並快樂著。

    藥膏,終于塗完了。兩人松了口氣,又有些淡然若失。

    令狐沖說道:“師娘,你伏下身子吧。我給你吸毒!”

    “恩,你小心一點。”

    不知道從什幺時候開始,甯中則竟然不再拒絕這個男子的提議,她在男子的攙扶下,輕輕的趴在自己的衣衫上,柔順的小草一下子就被壓倒了,可還有一些倔強的,隱隱約約的頂在酥胸等處,讓甯中則心中湧起一陣豔麗的感覺。

    等甯中則伏下身子,令狐沖一下子扯下了蒙在眼睛上的衣袖。一具誘人的胴體,出現在眼前。她的發髻已經散開,亮澤的秀發散落在香肩上。除了那中了毒镖的地方顯示這藏黑顔色,其余的地方猶如一塊雪玉一樣,在皎潔的月光下散發著迷人的光澤。白皙的身子猶如一個敞口的白玉花瓶,在香肩處以爲寬闊,而月靠下則漸漸收攏起來,在柳腰處形成一個完美的雙曲線,過了柳腰有驟然放大,那是肥膩的玉臀,那有神秘的叁角地帶!

    令狐沖輕輕的運起內功,張開嘴,輕輕的吻向了甯中則中標的地方!

    “喔……”

    一陣呻吟從端莊溫柔的甯女俠的嘴裏吐出。

    令狐沖溫柔將師娘的秀發,縷在了一邊。他伏下身子,幹燥而又火熱的唇,輕輕的吻在了甯女俠的玉背上。玉背一片冰涼,半邊血迹。令狐沖吻在傷口上,狠狠的吸吮了起來。

    甯中則陡然覺得後背靠左的地方,一陣陣火辣辣的感覺,一股強大的吸力傳來,似乎血脈都在逆轉,被卷裹,被吸吮而出。

    “哦……”

    她仰起頭,翹起身子,低沉的呻吟著。

    “呸……”

    令狐沖吸了一口黑血,吐在了一旁,問道:“師娘,你覺得怎幺樣?很疼嗎?那我輕一點好了。”

    “不……不用了,你小心點,千萬不要自己在染上毒了。”

    甯中則臻首朝下,娓娓說道,也不知道臉上是什幺樣的表情。只不過在幽冷的月光下,原本是淡白的雪頸,確實紅撲撲的一片。顯示這師娘的窘迫與羞澀。剛才被摸了那傲人的雙|乳|,可還能自欺欺人的,沒有被他看見,可現在,整個後背卻是完完全全的落在令狐沖的眼中。

    “師娘放心吧,我已經運氣喉嚨,一點唾液也吞不下去的。”

    令狐沖說道,一雙眼睛直勾勾的看著端莊溫柔的師娘側身,由于擠壓所露出的那一團白膩的豐|乳|,想象中將師娘,輕輕地翻了身,那前胸、小腹是怎樣的誘人啊!

    令狐沖有吸吮了幾口,知道流出鮮血來,他方才有拿起天香斷續膏,輕輕的給師娘塗抹上去。接著,他瞟向那滾圓的翹臀,說道:“師娘,我,我幫你把,把褲子去除吧。”

    “你……你能不能隔著……褲子吸毒啊?”

    端莊溫柔的甯中則低聲商量道,在女婿的面前,將自己的白嫩嫩的屁股裸露出來,讓這個端莊的師娘又猶豫了,內心裏滿是掙紮。

    第1863、4章溫柔嬌羞的師娘

    “如果不脫褲子的話,那就要撕破褲子了,可是褲子撕壞了,等下師娘怎幺下山啊!”

    令狐沖很正經的反對道。

    一面是傳統道德的約束,自己要做一個賢妻良母;而令一面背德,更是亂lun的奇異感覺,像一個怪獸正悄悄的吞噬這師娘的心。那是一種從來沒有的靈魂觸動,那是一種平時想都不想一下的罪惡觀念,可是,在靜悄悄的山林裏,在這清幽的月光下,在女婿火辣辣炙熱的目光下,這種偷情、亂lun、背德的豔麗而又怪異的感覺,陡然爆發了。“他考慮的還挺周全的”甯中則的腦海裏劃過這個念頭,心中天平一下子傾斜了,道德的觀念,被砰然擊潰,扔到了九霄雲外:“好吧,沖兒,你動手吧。”

    師娘說著,嘴角浮出一絲羞澀的笑容,仿佛回到了清純的少女時代,不對,她更像一束嬌豔的夜來香,對著輕輕解開自己衣衫的男子,些許期待,些許沉醉,她沒有少女的青澀感覺,只有熟女的風情,明顯的表露出一種欲拒還迎的意思。

    “那你……你脫吧。辛苦你了。”

    端莊溫柔的甯中則低低的說道,天啊,我怎幺會同意呢。褲子破了,可以讓他幫我買兩件啊。

    “我……我不辛苦,能爲師娘效勞,是我叁生修來的福分。”

    令狐沖說道。

    這話明著是謙虛,是客套,事實上卻似乎在說,自己很享受這段遭遇。這一半正經,一半調笑的話,讓師娘腦子一熱,覺得這人似乎風趣幽默,不似哪種愚笨的君子。女人嫁給這樣的人,應該是幸福的吧,她的下身熱了。

    “好。”

    令狐沖沒料到師娘竟然這幺好說話。他有些微微發愣,眼睛瞟向了那月白色的長褲,除了中標的地方,被毒液染成黑色,其余的地方想白藕一般純白無暇。這長褲是緊身的,豐滿滾圓的美臀在它的勾勒下,讓人一覽無余,它繃得實在是太緊了,就連裏面亵褲的邊角都可以清楚的看到。“她竟然是喜歡緊身衣的。”

    一個念頭劃過了令狐沖的腦海,這個時代的女子,就算身材姣好,一般也穿著寬松的衣服,生怕被人看到。可她……卻怎幺會喜歡這謹慎的衣服呢?外部的那酥胸看起來比嶽靈珊的都大,想必是衣服襯托的緣故了。

    心裏嘀咕著自己的師娘,令狐沖就像發現了一個新奇的玩物一下,充滿了好奇。他都有點想問一問原因了。

    火熱的大手一下子按在了師娘的美臀上,令狐沖跨過甯中則的身子,跪在她的膝關節處,一雙大手接著劃過玉臀,伸向師娘的小蠻腰,輕輕的解開師娘的腰帶。

    “哦……好疼。”

    原本堅貞剛毅的甯女俠,不知道什幺時候,竟然有了些小女兒態。就在剛才,十幾個人追蹤他們的時候,甯中則一直是緊咬著牙關,壓抑著鑽心的疼痛,一聲也不吭。現在,竟然輕輕觸碰一下,她就忍不住呻吟了起來,不過這聲音似乎也不全是楚痛,倒也有這幾分說不清的嬌嗲。

    莫非,她動情了?令狐沖愣了。本來,他並沒有提槍上馬的意思,只是向趁機站些便宜,滿足一下心裏的成就感,這可是江湖上有名的俠女啊,這可是華山掌門嶽不群的老婆,還不是被我玩了奶子。可是正因爲是嶽不群的老婆,他還一時不會兒不敢動手。

    “師娘,我知道了,我輕點。”

    令狐沖說道。

    “不要叫我師娘,叫我師娘。”

    甯中則下意識的回道。

    令狐沖愣了,如果在一個正常的場合下,甯中則這幺說是可以理解的,她無非就是同意將嶽靈珊嫁給自己啊。可現在這個場合,自己在脫著她的褲子,她怎幺突然來了這幺一句。

    甯中則也愣了,她心裏一直有那種背德的感覺,這感覺讓她猶如吸食了鴉片一樣,在飄飄然中,欲仙欲死,極爲享受。可脫口而出,卻是有些羞人,她惱怒的說道:“還愣什幺,快點脫啊!”

    一時間,主動變成了被動,被動的反倒主動了起來。令狐沖心裏滿是好奇,聽話的退下了甯中則的長褲。羊脂凝成的玉腿顯露了出來。而雪臀上,竟然是穿著镂空的輕紗亵褲,在雪花般的镂空之中,是白淨渾圓的翹臀,一道鬼斧神工般雕就的股溝,從中劃過,不僅沒有破壞整體的美感,反而更增添了神秘的色彩,發散著誘人的光滑。

    “看什幺!還不趕緊脫下來。”

    甯女俠有些破罐破摔的意味了。

    “好的……馬上就脫。”

    令狐沖說道。

    其實只剩下亵褲了,拿劍割破了不就得了嘛,何必要脫了呢。可在這迤逦的場景下,兩人誰也沒有想到,或者,想到了也不說。令狐沖將他的大手從胯骨處伸到了甯中則的身下,甯中則臀部尾欠著,讓著大手輕松的擠了進去,入手是高隆的恥丘,恥丘下茂盛的叢林,不知道是叢林的小草,太倔強了,還是這亵褲的縫隙太大了,黑叢林紛紛露了出來。令狐沖忍不住撥弄了兩下,就覺得師娘的下體一陣輕抖。

    “啊……別動……好麻。”

    甯女俠說道。她分不清這到底是令狐沖有意的,還是無意的,不過,這正好迎合了她此時的心境,她長長的出了口氣,說道:“你脫吧,小心,別拽著……別拽著……我的陰……好麻。”

    “陰什幺?哦,蔭毛啊,我知道了。”

    令狐沖趕緊說道。

    “你……真是粗魯。”

    甯中則說道。

    令狐沖輕輕的剝下亵褲,濃密芳草下,那迷人蔭道,正若隱若現。蔭道處的芳草,仿佛沾了水一般,濕漉漉的。本來是貼著蔭道,隨著亵褲被扯下,反而挺了起來,清幽的月色下,愛水成珠,晶瑩剔透。畢竟是師娘,甯中則在令狐沖的撫摸下,身子畢竟還是有了反映.令狐沖隨意的瞟了兩眼,那亵褲的下底,也是濕漉漉的。他心裏一蕩,忍不住輕輕拿過亵褲,湊在鼻子上,輕輕聞了一下。可這個時候,甯中則不知道因爲什幺原因,竟然回頭看向令狐沖,這一下……抓了個正著。

    令狐沖臉一下子紅了,他辯解道:“師娘,我……”

    “討厭,你怎幺……怎幺這樣啊?”

    甯中則問道:“沖兒……你還要不要給我吸毒了?”

    令狐沖伸手觸到甯中則豐腴滾圓的美臀,握在手中,是那幺的豐滿;輕輕一摸,是那幺的滑嫩;捏一捏,軟若無骨,按一按,彈性驚人。他附下身子,一股花香和愛水的yin靡腥味,混合在一起,撲鼻而來。四溢的花香中,有茉莉的清淡,有桂花的芬芳,更有夜來香的嬌媚,讓人腦子一陣清醒,一陣的迷亂。

    令狐沖忍不住說道:“好香啊!”

    說著,他皺了皺鼻子,發出響亮的鼻音,仿佛在用力的品味著這香氣一樣。

    甯中則心中一喜,終于有人認識意識到自己的體香了,這幺多年來,從沒有人這幺說過,也從來沒有撫在她的胯下聞過,她那迷人的蔭道是芬香的,隨著愛水的溢出,會有淡淡的花香。嶽不群是知道的,可是他身負華山興亡大業,對夫妻閨房之樂,並不是很在意。讓甯中則每每怅然若失,或許就是因爲嶽不群這種冷淡的心理,讓甯中則總想做出些誘人的舉動,讓丈夫明白自己的好處,所以,她喜歡穿那些可以襯出姣好身材的衣衫。也正是這種心理,讓她對房事心理頗爲畸形,一面她覺得耽于房事,不是貞潔師娘的所謂;另一方面,平淡無奇的日子,想讓她整天幻想著有什幺奇異的經曆。

    “你……快吸毒吧,以後再聞。”

    甯中則嬌羞的說道。

    令狐沖愣了,過了這村還有這店嗎?自己以後還能見到甯女俠的嬌軀嗎?她這話是什幺意思呢?令狐沖心中一恍,感慨的說道:“此香本應天上有,人間難得幾回聞。哎,過了今夜,不知道什幺時候才能聞到這樣的體香啊。”

    甯中則的臉猶如火燒了一樣,紅彤彤一片,可那股子窘愧感卻蕩然無存,心海裏泛起一絲漣漪:陽春白雪,當爲知己者所奏,自己的這幅嬌軀是不是應該獻給懂得憐愛的人呢?

    “沖兒,你好壞啊,我可是你的師娘啊!”

    不知道爲什幺,甯中則總是喜歡強調自己的師娘地位,仿佛只有這樣,才能激起她心中極大的滿足感,徹底的壓抑住正統的道德。

    “我也只是實話是說嘛,這絕妙的香味,不知道多少女子夢寐以求啊。就連靈珊都沒有。”

    令狐沖有點遺憾的說道。

    “靈珊?”

    甯中則想了一下,才赫然想起,靈珊是自己的女兒,她有些慚愧:“你以後,要好好的對待靈珊!”

    “那你呢?”

    令狐沖問道。

    “我?”

    甯中則怅然一笑:“我是你的師娘啊,我是有丈夫的!”

    “那……那以後我們還能這樣嗎?”

    令狐沖輕輕的挑撥了一下美師娘的心弦。

    甯中則似乎也有些失落:“你趕緊給我吸毒吧。等會毒水攻心,就再也沒有以後了。”

    令狐沖張開嘴,對准中了毒镖的位置,輕輕的吸吮著。一只手扶著另一半雪白的肉臀,眼睛卻情不自禁的瞟向那玉溝中深藏的菊花門。在熱火的胴體的引誘下,在奢靡氣息的刺激下,在暧昧撩人姿態的勾引下,在宛如夫婦的言語挑逗下,令狐沖漸漸也有了反映。

    “啾啾……”

    令狐沖吸吮著。

    隨著令狐沖沉重的呼吸,團團熱氣,噴在了甯中則的屁股上,這熱乎乎的氣息,一會兒直接噴在高翹的臀部,在清風和熱氣的間隔作用下,雪臀微微顫抖,猶如光滑的絲錦,泛起點點褶皺,可是那溫暖的大手,輕輕的揮動著,一下子又把這褶皺給展平;熱氣一會兒又噴在股溝上,火熱的氣息,穿過陡峭的肉壁,直直的沖向菊花門,仿佛有一個手指在菊花門上輕輕的玩耍著,它先按按四周,接著才輕輕的點一下菊花門,陣陣熱流傳來,讓菊花門忍不住輕輕張開,這小巧的手指,一下子就沒入了菊花門,要真是一個手指塞進菊花門,那反倒好了,這熱氣一下子鑽進了菊花門中,讓菊花門內一團的濕熱,有些瘙癢、有些空虛;熱氣一會兒又調皮的從股溝中滑下,猶如一團迷霧滑過濕熱的大蔭唇,籠罩在郁郁蔥蔥的黑叢林上。



“啊……”


    甯中則忍不住的叫道,她心中暗想,這個小冤家,可是在故意的挑逗我嗎?我……我可是他的師娘啊,她芳心竟然沒有剛才那絲愧疚,有的只是一種詭異的歡愉感,有偷情的不安,有亂lun的刺激。令狐沖的呼吸時輕時重,這呼出的熱氣一會兒上移,一會兒下走,讓甯中則的下身癢癢的、麻麻的。

    “師娘,你怎幺了,是不是吸得的太用力了。”

    令狐沖問道:“要不,我幫你揉揉吧。”

    “哦,不……不要揉……你……你幫我擦一擦……擦一擦屁股。”

    甯中則說道。

    “是這裏嗎?”

    令狐沖揉捏這雪白的翹臀。

    “不是……不是哪裏,往左邊點。”

    甯中則嬌聲說道,這聲音半是嬌嗲,半是懇求,可偏偏是異常的悅耳,猶如一只溫柔的小手正輕輕撫摸這胯下的大rou棒,讓令狐沖下體漲得急粗,他幹咽了口塗抹,說道:“這……是……是股溝嗎?”

    “不是股溝,是……是菊花門。”

    甯中則羞澀的說道。

    “哦,你屁眼癢啊?”

    令狐沖不知道怎幺搞的,突然說出這種有傷風景的粗話。

    可甯中則神情一滯,卻接口道:“對,就是屁眼,哪裏好癢。你幫我抓抓。”

    “我手不太幹淨,要不我幫你吹吹吧。”

    令狐沖提議道。

    甯中則臉一熱,她心道:這個冤家,人家哪裏癢,還不是讓你給吹的了,這……這怎幺還能讓你吹啊!

    “不用了,你就揉揉她就好了。”

    甯中則說道。

    “那我幫你摳摳吧。”

    說著,令狐沖就伸出一只手指來,在上面吐了口唾沫。一只手把緊湊肥大的雪臀,緊緊的扒開。菊門風光,一覽無余。天啊,這還真是個尤物,嶽靈珊那幺年輕,那幺水靈,那菊花門都還是淡黃|色的,可她的,竟然是粉紅色的。令狐沖將手指在甯中則的菊花門附近輕輕的按了來兩下,說道:“還癢嗎?”

    “沖兒,你伸進去……伸進去……摳摳……”

    甯中則說道,天啊,我是怎幺了,不僅讓自己的女婿扒了衣服,摸了酥胸,還讓他看了哪裏,現在竟然又讓他把手指伸到自己的屁眼裏去,而且,還說“屁眼”“摳”啊,這些從來想不會想得下流字眼兒。她這幺想著,可身體卻有種說不出的歡愉感覺,忽然,她就覺得下體裏一股子暖流怎幺也控制不住,突然的順著蔭道內壁流了下來,花香味更濃了。

    令狐沖眼睜睜的看著美師娘流下一串晶瑩的愛水,他忍不住的咽了口唾沫,媽的,太香豔了,老子真相把她給就地正法了。可是,他還有那幺一點理智,現在甯中則肯定是無力反抗的,可她是大名鼎鼎的甯女俠,就連任我行都誇贊的人物,萬一她以後翻了臉,自己這個俠義有爲的正道青年,可就只能參加魔教了。令狐沖可不認爲自己的大rou棒是無敵的,一陣抽插就能讓美女徹底的臣服。女人征服身子容易,征服心就難了。

    “師娘……我插進去了啊。”

    令狐沖有意的挑逗著,他似乎有點明白,自己的話越粗俗,越背德,這美師娘就越有興趣。

    “插吧,狠狠的插吧。”

    師娘翹著頭說道:“哦,”

    屁眼裏一陣充實的感覺傳來,她忍不住吸氣提臀,菊花門猛地收縮著,把令狐沖的手指緊緊的夾了起來。

    如果是夾得大rou棒,那該多好啊!令狐沖突然冒出這幺一個念頭。手指輕輕的一彎,指甲一下子從那滿是褶皺的肉壁上劃過。

    “啊……你……你好壞啊。誰讓你動的。只讓你插進去,你動……動什幺啊。”

    甯中則說道:“啊……你怎幺又插進來一個手指啊,啊……別……別鬧了……吸毒吧。不癢了。”

    甯中則的屁股戰栗著,斷斷續續的說道。

    令狐沖伸出指頭,問道:“舒服嗎?”

    “你……你給多少女人做過這種事情啊?”

    甯中則盤問道。

    “沒有,我……我只給你做過這一次。”

    “你騙人,我親眼看見你給儀琳……”

    甯中則突然住了嘴。

    “師娘,你……你偷看我們zuo愛嗎?”

    “誰看你們了,你們自己的聲音那幺大,我聽到一兩句,難道不正常嗎?好了,給我吸毒吧。再不吸,我的內力就壓制不住毒性了。”

    甯中則說道。

    “啾啾。”

    令狐沖繼續吸起毒來。

    過了一會兒,毒終于被全部吸出來了,令狐沖又用天香斷續膏給受傷的地方塗抹了一下。然後又拿了兩塊布,將傷口包紮了一下。做完了這事情之後,還沒有等他說話呢,就聽甯中則說道:“沖兒……你……你幫我抓一抓……抓一抓我的蔭部,哪裏好癢。”

    “啊?”

    令狐沖一楞,沒想到甯中則會提出這幺一個香豔的要求。他下意識的將手伸到甯中則的下身,伸向那神秘的叢林地帶。他並沒有扭頭觀察甯中則兩腿之間的地形,這幺隨意的一伸,正好按在了甯中則的愛|穴上,甯中則回頭橫了他一眼:“傻子,你不看……怎幺幫我撓癢啊!”

    令狐沖有點愣了,這語氣,這語氣哪像一個端莊賢淑的甯女俠啊,分明就是一個惹人憐愛的小媳婦兒。甯女俠,這是怎幺了?繃緊的衣衫,镂空的亵褲,天啊,這甯女俠不會是有裸露的嗜好吧。

    他伸出手來,將雪白均稱的玉腿分開,低下頭看向師娘大人的蔭道。那神秘的所在,糾纏著絲絲的茵茵芳草,芳草中蔓延包圍的是那嬌嫩濕滑的兩片大蔭唇,兩片鮮紅的大蔭唇一張一合的動著,就像少女臉蛋上的櫻唇小嘴,充滿著誘惑。玉溪內還流浸著晶瑩芬芳的露液,散發處誘人的體香,粉紅妖豔的珍珠逐漸不甘寂寞地探頭,微微顯露在粉扉蜜唇的外邊,觸手濕滑,豐潤誘人。

    令狐沖的手不再觸碰那充滿魔力的蔭道,將手輕輕的放在那片黑叢林上。

    “啊……”

    甯中則舒服的叫了一聲,頓了一下,她突然說道:“我小腿好癢,你幫我揉一揉吧。”

    令狐沖輕輕的抱起甯中則,將她翻了個身。入眼的玲珑軀體,讓他一陣的驚訝,藕臂潔白晶瑩,香肩柔膩圓滑,玉肌豐盈飽滿,雪膚光潤如玉,曲線修長優雅。一雙雪白晶瑩、嬌嫩柔軟、怒聳飽滿的玉|乳|脫盈而出,成熟聖潔的椒|乳|是如此嬌挺柔滑,堪稱是他所見過的女人當中的極品,她的玉女峰比別人的堅挺的多,那巍巍顫顫的|乳|峰,盈盈可握,飽滿脹實,堅挺高聳,顯示出絕頂美女才有的成熟豐腴的魅力和韻味。峰頂兩粒紅色微紫的|乳|頭,如同兩顆圓大葡萄,頂邊|乳|暈顯出一圈粉紅色,雙|乳|間一道深似山谷的|乳|溝,讓他回味起剛才手指在溝底滑過的感覺,不由心跳口渴!

    “好美的身體啊。”

    令狐沖有種的贊歎道。

    “哪有,師娘都老了。”

    甯中則幽幽的說道。

    “不是啊,你看起來和靈珊都像是姐妹花一樣。”

    這對話,不像是師娘對女婿,更像是一對愛意濃濃的情侶,甯中則芳心竊喜。

    靈珊?背德的感覺,一下子又讓甯中則忍不住顫抖了起來。提起靈珊,竊喜中更有一種怪異而豔麗的感覺。

    令狐沖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天下竟然有這幺完美的身體,每一寸肌膚,每一個毛孔,每一處凸起,每一處凹陷,都是那幺完美。甯中則胸前的酥|乳|是那幺的波濤洶湧,有種無法形容的美感,單只看看,就會讓人感到一種頭暈目眩的美,想到自己還曾經撫摸過它,令狐沖覺得自己簡直就是全世界最最幸福的人。

    火辣辣的眼神,讓甯中則紅著臉說道:“沖兒,別看了,我可是你的師娘啊!還不……趕緊給我按摩。”

    可她的心裏卻是興奮異常:我給他看了,我給沖兒看了我的嬌軀。天啊,我怎幺會這樣啊。甯中則一下又有些羞愧了,她剛想卷著腿,可這玉腿已經被令狐沖抱在了懷裏。

    令狐沖按照甯中則的吩咐,輕輕的揉捏著她的一條玉腿。甯中則叁十七八的樣子,可是這玉腿卻是少有的修長結實,沒有半點贅肉,由腳踝到膝蓋,優美的線條漸漸放大,有微微收縮,那皮膚異常的嬌嫩,猶如新出豆腐一樣,吹彈可破。他擡起玉腿,伏下身子,重重的在玉腿上親了一口。

    “別……沖兒,不要親它……”

    甯中則說道,可她身子卻沒有動。

    令狐沖笑了:“老婆,她好柔滑,好香啊!”

    “叫師娘!”

    甯中則說道。

    “師娘,我……我……它好香啊!”

    令狐沖說道。

    他撫摸著甯中則的玉腿,由下而上,越往上,越是豐膩,摸起來越是舒服,聞起來越是芳香。他雙膝跪在甯中則身前,顫抖著將那白皙溫軟的雙腿抱在懷中,繼續不停的舔吻吮吸,晶瑩秀美的雙腿是那幺的細膩柔軟,他不由得把頭深埋其中,希望那柔情萬種的嬌美身軀能夠平息自己體內熾熱奔騰的欲火。

    “這個壞蛋,我……我的身子都被你看了遍,你……你喜歡嗎?……你聞聞上面,那地方才叫香呢。”

    令狐沖張口吻在了那微微隆起的恥丘,下面毛柔柔的黑叢林紮在他的下巴上,脖子,麻麻的,舒服極了。

    “啊……不要……不要……哪裏……哪裏髒。”

    甯中則叫道。

    令狐沖嘿嘿一笑,伸手在那迷人的蔭道一摸,沾滿了濕淋淋的愛水,在皎潔的月光下,泛出晶瑩剔透的光芒,他笑了:“則兒,你看,這愛液多美啊,怎幺會髒呢?”

    月兒羞澀的躲了起來,天地突然暗了下來。天雷勾地火!山林中一老一少的兩個人,在月亮被烏雲遮住的一霎那,心中的欲火陡然躥升!

    “沖兒,上來吧。我要!”

    甯中則吐氣如蘭的說道。

    第1865、6章溫柔嬌羞的師娘

    月光的隱去,讓甯中則心中最後的那絲道德底線,徹底的撕裂了,崩潰了。端莊文靜的氣質消失了,換上來的是風情萬種,是妩媚至骨。深深的夜色中,在不到一米的距離內,可以清楚的看到,甯中則微微張開那誘人的小嘴,靈巧的舌頭輕輕地舔著那绛紅的朱唇,柳眉一蹙,妙目一眨,透過那淺淺的睫毛,傳來的風騷入髓、勾魂奪魄的眼波,她朱唇微張,發出的蕩人心魄的話語:“沖兒,你上來吧,我要。”

    令狐沖醉了,他可以清楚的感覺到身上的血管突然暴漲,一股子來自內心深處,傳承了幾千年的雄性激素,驟然爆發。他撲了過去,摟抱住甯中則那豐滿而性感的嬌軀。等他剛剛垂下頭,甯中則就嘟起小嘴,迎了上來。她是異常的主動,一下子捉住了令狐沖的大嘴,狠狠的吸吮著,吞咽著他的津液,要將令狐沖那略顯冰冷的嘴唇徹底的融化。那緊促如蘭的呼吸,一股股直躥到令狐沖的鼻孔裏,癢癢的,讓他忍不住想打個噴嚏,可是,嘴巴卻被甯中則緊緊的咬著,香豔小舌頭迫不及待的伸到令狐沖的嘴巴裏面,主動的尋找那濕滑的大舌,上下纏在一起。

    令狐沖在最初的震驚之後,也熱烈的回吻了起來,嘴唇漸漸變得火熱滾燙,靈活而又有力的舌頭,反擊了回去,伸入甯中則濕潤溫暖的嘴巴裏,時而與香舌糾纏在一起,時而輕輕舔弄著少婦潔白的牙齒,一會兒是舌尖相撞,靈巧輕點;一會兒兩舌相貼,翩翩起舞,纏綿不已。兩個人饑渴的相互吞吐著對方的津液,在原始的山林裏,熱情的激吻著,他們忘卻了江湖的恩恩怨怨,忘卻了世俗的道德禮儀,就像幹柴與烈火一樣,在茫茫夜色下,將那人類最原始的欲火點燃起來。

    甯中則的嬌軀在顫抖著,她卷動香舌,與那侵入的舌頭相互舔吸,濕熱的親吻是火爆的,是挑逗的,她覺得整個心兒徹底的沉淪了下去。在令狐沖長時間的熱吻下,她扭動著身軀,更加的動情,一面趁著接吻的空暇發出勾人奪魄的呻吟:“啊……哦……恩……”

    一面舉起白嫩的手臂環上令狐沖的脖子,讓親吻變成緊密的貼合,或許是覺得隔著衣衫不太舒適,她的小手又滑落了下來,用力的撕扯著令狐沖的衣衫,讓那古銅色結實的膀子露了出來,讓那寬闊的胸膛裸露在空氣中。

    甯中則猛然一用力,將令狐沖推到在草地上。她直起腰身,兩個白藕般的胳膊,向後舉著,整了整烏黑的秀發,讓秀發輕輕的散落在玉背上。

    “咕噜”令狐沖忍不住透了口口水,甯中則的這個動作,將那傲人的雙|乳|暴漏無疑,豔麗無比,失去了擠壓的ru房在無拘無束的跳動著,兩粒尖挺誘人的粉紅色一抖一顫的彈動著,鮮活、奪目,更妖豔的則是那那一道傷痕,帶著點點血紅,飄著濃濃藥香。

    “沖兒,我美嗎?”

    甯中則輕聲的問道。

    “美,好美啊。”

    令狐沖由衷的贊道。他伸手去觸摸那雪玉般溫暖的ru房,他伸手撫摸那絲錦般光滑的蠻腰。

    “討厭,你想玩我的奶子了?”

    甯中則在咯咯的笑聲,輕輕的問道。

    這……這還是那個端莊的嶽夫人,還是那個豪氣的甯女俠嗎?這種粗魯而羞人話語,偏偏在斯文的嘴裏吐出,使人驚詫之余,卻欲火滔滔。哪個男子不想自己的妻子,出得廳堂,入得廚房,在外面是貞潔烈婦,在屋裏是溫順巧婦,在床上是yin娃蕩婦。這甯中則莫非就是這樣的女人嗎?

    “不說話,那就不讓你玩了。”

    甯中則輕笑道。在心裏壓抑了近二十年的心事,一下放開了,讓甯女俠只有歡樂,再沒有羞澀。或許,這黑暗,確實是女人釋放自我的最好舞台。

    “我……我玩……”

    令狐沖說道。

    美師娘一笑,卻突然伏下了身子,她抱著令狐沖腦袋,再次親吻了下去。她居高而下,輕而易舉的就將她的津液徐徐的度入令狐沖的口中,而舌頭卻又瘋狂的在他嘴裏面肆意的允吸著,將令狐沖的津液又吸進自己的嘴裏,那動作粗狂而主動,快感不斷的沖擊著令狐沖的腦子。

    在親吻同時,她身子緩緩的移動,柔軟的ru房在令狐沖的胸膛上輕輕的滑動。那不是簡簡單單的滑移,那是充滿著情趣的挑弄,她時而身子微弓,只留下兩粒晶瑩的紅玉瑪瑙,輕輕的掠過令狐沖的胸前,那是一線的冰涼,時而她身子微微下沉,碩大白皙的酥胸一下子擠壓了下,在古銅色的胸膛上展開一片粉白,猶如溫玉一樣,傳來絲絲熱量,只是那中心的一點,卻依舊是冰涼的。

    激吻過後,還不等令狐沖有什幺動作,就見甯中則臻首側到一旁,吐出柔軟滑膩的香舌挑逗性地舔弄著他的耳朵。性感帶不獨獨是女人所有,男人也有,耳垂突然緊貼這一個溫暖而粘潤的猶如一條魚兒一般靈巧的舌頭,讓令狐沖身子忍不住打了一個戰栗,還沒等他想伸出手去安撫那雪玉的酥胸時,美師娘的身子,竟然開始下移了。她一路的親吻著,用靈巧的舌頭舔弄著,用蔥白的玉手揉磨著男子的身體,每一寸肌膚都不會被她放棄。

    令狐沖沉醉了,從來沒有一個女人像甯中則這樣服侍自己。那白玉柔荑在劃過微隆的胸膛,撫摸著令狐沖的小腹。

    “沖兒,你的身子好結實啊,竟然有六塊肌肉。”

    “我是練武之人啊,有肌肉也是正常的。”

    “嘿嘿,就是不知道你腰功如何,要是腰差了,肌肉再多也是個蠟樣銀槍頭,重看不中用啊。”

    甯中則說道。

    令狐沖已經習慣了甯中則的變化,他嘿嘿的yin笑道:“師娘,幾個時辰之前,你不是見過我大展雄風的英姿嗎?靈珊可是我的棒下之臣啊。”

    說著,令狐沖微微擡了下屁股,哪裏的帳篷已經撐起來好久了:“人有本錢,走到哪裏都不怕。”

    “是嗎?那就讓我試試看了。”

    甯中則忽然對令狐沖抛了一個媚眼,伸手輕輕一拉,解開了令狐沖的腰帶,退下了令狐沖的衣褲,大rou棒砰然跳躍了出來。

    令狐沖運氣情意綿綿手,指揮著大rou棒微微的向甯中則點了點頭:“師娘,你看,他正在想你致意問好呢!”

    甯中則輕輕的壓了一下大rou棒的頂端,用指甲輕輕的戳了一下馬眼:“讓你調皮。”

    素手滑下,在烏黑的大rou棒上遊弋著,白的嬌嫩,黑的堅硬。

    令狐沖舒服的“哦”了一聲,就見甯中則張開朱唇,輕輕的吻在了大rou棒的頂端,靈巧的舌頭,悄悄的添了一下馬眼,一股子溫潤的感覺從大rou棒傳來下來,“則兒,你舔的我好舒服啊。”

    “啊。”

    令狐沖突然覺得大rou棒上一痛,被甯中則輕輕咬了一下,甯中則瞪了他一眼:“沒大沒小的,叫我師娘!”

    真是一個怪異的美師娘。她竟然喜歡這種背德的叫法,是不是只有那一聲“師娘”才能刺激到她內心深處,勾起那奇異的快感。

    “師娘,快,幫我舔一舔吧。”

    令狐沖說道。

    甯中則豔麗的瞥了令狐沖一眼,那勾魂的眼神,好像擁有無窮的魔力一樣,輕輕松松的就吸引住了令狐沖的視線,腦海裏只有她那嬌媚的身影。

    那白皙而又一絲不挂的胴體,正乖巧的跪在令狐沖兩腿之間,她弓著身子,黑澤的秀發從白嫩的肩頭滑下,絲絲跌落在令狐沖兩腿之間。隨著她臻首的上下移動,秀發輕輕的觸動著兩腿之間那敏感的肌肉,就仿佛有人故意拿著發梢輕輕挑逗著自己一樣,癢癢的感覺讓他不禁伸出手輕輕的抓了抓。

    可腦海裏真正充斥的快感,卻不是由于這發梢挑逗所引起的。那是從大rou棒上清晰傳來的愉快感覺。甯中則張開朱紅小嘴,輕輕的含著令狐沖大rou棒,她並沒有一下子吞的很深,反而只是淺淺的含著大rou棒的頂端,含著那紫紅顔色,由于勃起而發亮的杵頭。嘴唇正好包裹在杵頭那環形的下沿處,她用柔軟滑潤的舌尖,輕輕的舔弄著頂端上那淺淺的一道縫隙。

    “哦,師娘,你……你小嘴舔的好舒服啊……”

    令狐沖情不自禁的說道。

    甯中則嘴角泛起一絲滿意的笑容,她不再逗弄那道縫隙了,反而將整個舌頭纏卷了過去,在大rou棒的頂端四下遊弋這,仿佛是一條誘人的鲶魚,在口腔中處理的肉柱四周遊弋者。那發亮的頂端本就是敏感的所在,又哪裏經得起如此香豔的挑逗啊。

    一陣陣的快感沖向令狐沖的腦海,這快感和過去的那些經曆斷然不同。過去大rou棒上傳來的快感,不是由敏感的杵頭發出的,而是在往複的活塞活動中,在蔭道內壁和杵身的緊貼摩擦中産生的。那種快感是持續的,是伴隨著抽插,連續的發生,漸漸的積蓄,猶如徒步攀登高峰一般,一步一步的接近那快樂的頂峰。而在甯中則香舌的挑逗下,這快感來的突然,就猶如坐在火箭上一樣,“嗖”的一下,直竄入雲中,在雲霧缭繞之中欲仙欲死。

    好在令狐沖心裏有准備,早就運起了情意綿綿手,另外,還有一個關鍵則是他今夜剛剛在嶽靈珊哪裏得到了滿足。所以,他雖然顫抖著,卻還頂的住。

    令狐沖的堅挺,似乎也激起裏甯中則的鬥志。她陡然改變了策略,香舌不再在杵頭上滑動了,反而靈巧的轉到了杵頭圓環下面的溝槽中,她不貼弄溝槽的頂端,舌尖微微翹起,輕輕的點著那圓環的下沿。

    “嘶……嘶……”

    令狐沖忍不住大聲的吸了一口氣。自己的這個美豔師娘,還真是了解男人的性感帶,哪裏容易被激發原始的願望,她就舔弄哪裏。這杵頭的外表面都可以說是久經摩擦,久經考驗的,可只有那杵頭圓環的下沿,由于陷在溝槽裏面,反而是細皮嫩肉的,極其容易被挑弄。

    “師娘,你……你舔的我好舒服,你……誰能娶你做老婆真是幸福啊。”

    令狐沖大叫道。

    或許這聲“師娘”讓甯中則更加的興奮,或許這聲誇獎,讓甯中則更加的愉悅,她更加的賣力起來,叁管齊下,讓令狐沖痛快的高叫不易。所謂的叁管齊下,就是靈巧的香舌在溝槽裏滑動,香豔的紅唇包裹著杵身吸吮,而潔白的牙齒也在輕輕咬著溝槽,來回的摩擦起來。

    “啊……”

    令狐沖舒服叫著,他突然用力的抓住甯中則的臻首,狠狠的朝下壓了下去。

    “啾啾……”的聲音傳來,甯中則張口將大rou棒吞進了口中。她興奮的吞咽著,一只吞到不能再吞爲止。然後臻首顫抖著,讓令狐沖清楚的感受到杵身的歡愉,杵頭結結實實的頂在她的喉嚨深處,吐出來一點,在吞進去一點。她嬌紅的臉頰下凹著,讓口腔內形成一個緊緊的“o”型通道,緊緊的夾裹這大rou棒。這個通道是潮濕的,是潤滑的,是溫暖的,還帶著點點的氣流。

    這是女子身上四大妙處之一,此時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