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

2022-08-30发布:

护士女友5

精彩内容:




如果您支持激情網(517av.),請將本站地址轉發給您的朋友!



  走廊裏傳來細巧的鞋跟敲擊地面的清脆回響,初始時尚且有少許猶豫,幾步
之後便漸漸加快,最後變成一溜煙的小跑,消失在走廊的遠方。

  我開始慢慢後退,想要去看看赤裸裸的小雅要做些什幺. 這時我才驚覺女友

  下午堅持要我脫光衣服才鑽進通風管道是多幺的英明和富有前瞻性——方形
的管道裏面塞下一個不算瘦弱的我後,已經沒有什幺多余的空間,所以我的整個
上半身不可避免地從自己剛才射出的一大沱精液上拖了過去……

  秦守點了根煙,楊波也湊上來對了個火,兩個人就這樣坐下來聊起了天,好
像一點也不在意房門還敞開著。龜速後退中的我耳中隱約聽到這樣的對話:「今
天好像空調一點也不涼快的說?」

  「好像是啊,不過現在好像冷風大點了。」

  「明天叫工人來修一下吧?」


  這時我的手機忽然又震動了起來,驚得我全身顫了一下。拿到面前一看,竟
然是小雅發來的短信。我都沒有注意到她什幺時候拿了手機。

  「你還會愛我嗎?」

  「會。」

  「可是我剛才和他們兩個所有淫蕩的樣子都被你看到了,你會願意娶一個這
幺放蕩的女孩做妻子嗎?」

  「當然,我只要獨佔你的心靈就已經很滿足。你美好的身體只有我一個人享
受太可惜了。性愛方面的事只要你能得到享受我就不會反對,只要你不瞞著我。
何況你知道我的特殊癖好……」

  「我愛你!」

  「你什幺時候拿到手機的啊?我都沒有看見。」

  「笨,我的手機一開始就沒有帶到值班室去啊,一直丟在護士站的!」

  不停的短信對話中,我爬到了走廊盡頭。女友果然在廁所裏,坐在洗手池的
台子上,斜倚著瓷磚的牆面,背後是一面大鏡子,白皙苗條的後背從裏面一覽無
遺。身上的紅暈還沒有完全消退,整個人嬌嬌柔柔地靠在那裏,給人一種強烈的
想要去呵護的感覺,臉上可以看到一絲疲憊,兩分彷徨,七分卻是極度高潮後的
余韻。

  剛才的短信對話讓小雅卸下了最後一點思想包袱,現在的她只是一個想要偶
爾放縱一下自己的女孩子。

  女友擡頭看了看通風口,從她的眼神中我知道她知道我在這裏. 我准備和她
打個招呼,卻聽到了走廊裏傳來了兩個人的腳步聲。

  小雅顯然也聽到了傳來的腳步,有些驚慌地從洗手台上跳下來,想要躲到廁
所的隔間裏面去。大理石台面上留下了一灘白濁的水印,清晰地勾勒出兩瓣小屁
股的形狀,還可以看到一些小泡泡。

  「不要害怕,是我們。」來的人果然不出所料地是秦守和楊波,而且這兩個
淫蟲果然不出所料地除了鞋子之外什幺也沒有穿。

  女友怯怯地從隔間伸出頭來,問道:「你們兩個這幺快又想要來幹什幺?」

  「我們剛抽了根事後煙,現在准備來服侍我們的蘇雅小美女洗個澡呀!」秦
守很無恥地說。

  「是啊,你剛才也累了,我們幫你洗好了。」楊波也色迷迷地接話。

  「我……我自己洗就行了……」女友顯然還是有點害羞。但是架不住兩個男
人的又勸又拉,半推半就地就跟著他們兩個去了對面的水房。幸好,她的手機放
在廁所隔間裏面,沒有被發現。

  費力地再次轉換觀察點到對面的水房,也就是下午的時候我偷看那個叫小芳
的女孩洗澡的地方。水聲還是在「嘩啦啦」地響著,可是我還是覺得自己爬得太
慢,也許錯過了一些精彩的地方。

  從通風口看下去,還是小芳洗澡的那個龍頭下面,女友正如一灘爛泥一般躺
在鋪著瓷磚的地面上,全身像是沒有一絲力氣,烏黑的秀發鋪開一地,就像花朵
一樣綻放,雪白的身體軟軟地浸在地上淺淺的積水中,任由兩位同事擺弄。

  秦守和楊波蹲在女友的旁邊,協力清洗著她的身體。蓮蓬頭被從牆上摘了下
來,秦守拿著它仔細地沖洗女友身體上下的每一個地方。而楊波看起來更像是順
便在玩的樣子,把女友的一條腿扛在肩膀上,細長的手指頭不停摳弄著小雅的菊
門,整個食指盡沒至根。女友閉著眼睛,讓兩人隨意擺布,嘴唇輕咬,看起來很
舒適怯意,我卻怎幺都覺得他們根本就像是在給一條大狗洗澡。

  洗了一會兒,秦守把蓮蓬頭放在一邊,屈膝跪到女友的兩腿中間,把女友的
雙腿曲起來用力按向肚皮的方向。女友連眼睛也沒睜開,用懶洋洋的聲音問道:
「流氓,這幺快就又想要了啊?」

  秦守沒有搭理她,直接把又黑又粗的陽具抵在女友的小陰唇上,上下摩擦兩
下便再次地一插到底。女友低呼了一聲,眉頭稍稍地皺了一下,馬上便舒展了開
來,小臉蛋也隨著秦守緩慢有力的進出慢慢地紅潤了起來,漸漸有些婉轉的哼聲
在水房裏回蕩,一聲響過一聲。

  秦守現在是跪坐的姿勢,兩手支撐在女友髋部的兩側,身體前傾。女友的上
半身還是癱軟在水泊裏,屁股卻因爲被陰莖抽插著的原因半懸了起來。秦守小換
了個姿勢,讓女友的膝蓋伸直,兩條秀美的小腿便軟軟地搭在他肩膀上,隨著進
出的節奏無力地晃動。

  這時候楊波不知道從哪裏拿來了一大團布之類的東西,或許是條床單,疊了
疊後小心地塞到女友的肩膀下面。女友的肩膀被墊高,腦袋便成了個往後仰的姿
勢,脖子伸得直直的,小巧的下巴翹得高高的,小嘴也不自主地微微張開。

  楊波也用跪坐的姿勢湊到小雅的頭前面,抓著自己細長的陰莖輕輕拍打她的
臉頰。女友會意地轉過頭用櫻桃小口尋找楊波的兄器,小舌頭伸出來在他錐形的
龜頭上打了幾個轉,然後猛一張口把整個龜頭含了進去。

  楊波緩慢地抽插著小雅的嘴,一進一出間不斷地深入,雙手輕柔地撫摸著女
友的乳頭。剛開始的時候還能看出來小雅的舌頭在嘴裏努力地盤繞,偶爾還會跟
隨著退出的龜頭伸到外面,在龜頭後面那條溝裏轉圈,一會兒工夫之後便只能看
見她的喉頭一上一下地做吞嚥的動作。楊波的陰莖本來就較細長,女友現在被擺
出的姿勢又剛好是把口腔和喉嚨伸直成了一線,于是很容易就全部吞了進去。

  楊波的動作也很緩慢,但是幅度卻很大,每次都幾乎後退到女友的嘴唇邊,
然後一直推進到整根都消失不見。每次進到底的時候,女友的整張臉幾乎都被埋
到他的屁股下面,只能看見小巧的下巴和一抹嫣紅的嘴唇。被帶出的口水順著兩
邊嘴角流淌下來,劃過臉頰。女友看起來有時會被他的陰囊擋住呼吸,時不時發
出幾聲氣悶的呻吟。

  下身秦守的動作逐漸加快,女友的身體也開始扭動,空著的雙手不斷握拳,
兩條腿時而並攏時而分開,小腳趾頭緊緊地蜷縮在一起,鼻子裏發出的喘息也越
來越響亮。

  我加快了自慰的速率。今天晚上已經打手槍打到陰莖發痛的程度,沒想到劇
情竟然精彩到這種程度,不但有醫生跟護士偷情,而且SM、3P都上了,不知
道下半夜還會有什幺出乎我意料的驚喜場面上演?

  眼看著女友新的一輪高潮即將到來,秦守忽然對楊波使了個眼色。我正疑惑
間,只見秦守忽然加快速度,暴風驟雨般地大幅抽插,而楊波則是一捅到底後就
再不拔出,兩手用力地抓住女友的乳房,並用指縫夾緊兩邊乳頭。

  女友的呼吸道完全被楊波的生殖器給堵住了,霎時便像溺水的人一般手足亂
舞起來,從楊波的屁股下面傳來近似瘋狂的嗚咽聲。幾秒鍾後,女友全身開始猛
烈的亂抖,兩條腿死死地夾住秦守的脖子,而後全身緊繃起來,纖細的腰肢向上
彎成弓形。

  秦守繼續瘋狂地挺動身體,而楊波這時卻松開女友的乳房,抱住女友的頭,
用力地把自己的陰莖從女友喉嚨裏拔了出來。驟然得到新鮮空氣的女友發出了我
從未聽見過的聲嘶力竭的叫聲,持續了將近叁分鍾的時間後忽然全身一軟,再沒
有了聲息。

  我嚇了一跳,他們不會玩出事了吧?剛才還在手心堅硬灼熱的陰莖瞬間便軟
了下去,心跳卻驟然加速到一百下以上。可下面的兩個男人好像一點也不緊張,
秦守看起來正在射精,全身都在一抽一抽的。楊波俯身摸了一下女友的脖子,又
翻開她的眼皮看了看,笑著對秦守說:「幹暈過去了。」

  秦守站起身來,對楊波說:「我們給她擦乾一下,擡到值班室去吧!看她的
樣子沒有一個小時醒不過來,我們自己也休息一下。」

  「我還沒射呢……」楊波有點不滿的樣子,但是還是和秦守一起把女友從地
上拖起來,擦乾身上和頭發上的水,然後擡出門去了。

  我注意觀察著女友的狀態,發現她雖然是昏迷過去了,但是臉上還帶著一副
滿足的表情,四肢不時微微地抽搐一兩下,白皙的身體上高潮的紅暈仍沒有完全
散去。想不到這兩個看起來不怎幺樣的家夥,竟然能夠收放自如地對女孩子使用
窒息高潮這種遊走在生死邊緣的超難度特技,我不由得興起了一股要拜師學藝的
念頭。

  不過這樣危險的東西,估計我要玩也不會有人肯陪我一起玩,畢竟他們兩個
是專業的醫師,看起來又有多次經驗,加之地點又是在醫院裏,萬一出意外也可
以馬上急救。仔細想想,還是不要輕易模仿的好,出什幺事可是害人害己。

  想著想著,剛才嚇軟的雞巴又重新擡起頭來。可是我現在要轉移陣地,挺著
這幺桿東西在狹窄的管道裏爬行還真不容易。費了好大的勁才找到他們呆著的地
方,是個單獨的小房間,好像是叫做治療室的。

  房間中央有張窄床,是那種可以升降的樣式,現在我的女友正一絲不挂平躺
在上面,雙腿雙手分開,前臂和小腿挂在床沿外,看起來和條死魚沒什幺分別。

  床上原本應該有的白床單被拿走了,露出整張亮閃閃的不鏽鋼台面。秦守和
楊波站在邊上抽煙,一邊聊天。

  「想不到蘇雅看起來那幺清純,做愛的時候竟然那幺放得開。」

  「是啊!我也沒想到。她以前肯定讓人走過後門,小菊花調教得很熟了。」

  「嗯,口技也很棒啊!不是什幺人都能隨便做到深喉的。剛才最後那一下,
簡直都要把我的小雞雞吸進胃裏去了。要不是你提醒過我很多次這個時候把精液
射進去容易嗆到肺裏,我都恨不得把自己全部都給射出去了……」

  「要是這點小事都控制不好,你還配作我的最佳地下搭檔嗎?話說回來,她
男朋友調教得相當不錯,沒有浪費這塊好料。」

   (……謝謝誇獎……我在冷飕飕的通風管裏感動得熱淚盈眶……)

  「她男朋友還真是性福的人啊,不過是不是能力差了點,很久沒有餵飽我們
的蘇雅妹妹了?」

  (……我……能力也不算很差吧?不過比起你們來,還真的好像有點……)

  「她好像現在是睡著了,一下子也醒不過來,要不我們乾脆幫她把體毛處理
一下,給她弄漂亮一點怎幺樣?」

  「我有美容門診後門的鑰匙,到那去弄比較方便,他們晚上沒人值班的。」

  「我不能走開,有五個病人在這裏. 萬一有意外情況的話,值班的醫生和護
士都沒在,要出大事件的,你一個人帶她過去弄吧!」

  「我沒有你力氣大,不能扛她走這幺遠的路。」

  秦守想了想,走出了門,很快又推著一輛運送病人用的擔架車走了進來。

  「你用這個推她過去好了。」

  「也行。」楊波說完,和秦守一起把女友擡上了擔架車,然後推出房間。

  我後退出來找到能看到走廊的位置的時候,見到的是女友的擔架車孤零零地
放在走廊的中央。女友還沒有醒過來,小小的身體在明亮的走廊燈光下顯得白得
耀眼。這時楊波和秦守一起從旁邊的值班室出來,都已經穿戴整齊,俨然一副道
貌岸然的醫生樣子。兩人走到推車旁,左右看了看,楊波便推起車子要走。

  「你不給蘇雅遮一點什幺東西,就這樣推出去?」秦守問。

  「少裝,你心裏想什幺我還不知道?」楊波邪邪地笑道。秦守有點不舍地在
女友的右乳上捏了兩把,便揮揮手讓他把車子推走。

  眼看著全身赤條條的女友被楊波推進電梯裏,門在身後合上,我的肉棒瞬時
又硬到了極點!午夜無人的醫院裏,一個面帶陰氣的醫生推著擔架車緩步行走,
車上是一個完全赤裸,無遮無掩並且昏睡著的長發美女,車輪發出「吱吱嘎嘎」

  的怪聲,在寂靜的走廊裏回蕩……這情景光想想都能讓人精液沸騰,只是不
小心看到的人怕會以爲是撞到鬼罷了。

  秦守在走廊上站了一小會兒,疑惑地左右看了看,又盯著天花板看了很久,
最後轉了個圈,向四面八方雙手合十拜了幾拜,嘴裏喃喃地念了幾句佛經或者咒
語之類的東西,轉身回醫生值班室去睡覺去了。我分明聽到他嘴裏的咕哝:「今
天真是古怪,我總是覺得有東西在盯著我看,別是惹到了什幺不乾淨的東西了,
明天下班得去燒點香……」

  我這時候已經沒有心情去嘲笑秦守。女友就這樣昏迷著一絲不挂地被楊波推
到另外的地方去了,路上會不會有什幺意外?會不會被人看到?沒有了秦守的約
束楊波會對她幹出什幺事情?種種疑慮浮上心頭,腦海裏盡是女友被各種各樣的
醫生、保安、病人、警察、路人之類肆意淩辱的畫面。身子一緊,我在看不到女
友的情況下再一次達到了頂點。 .<input name="" type="button" value="點擊此處,將該篇精彩內容推薦給您的好友"